体验危险
信息来源:三创(苍南) 访问次数: 时间:2015-07-06



 
 

  杨晓春

  70年代末,我们五个女同学学习在一起,玩耍也在一起,班上的同学们就叫我们“五朵金花”。

  老大成熟;老二端庄,还是班里的团支部书记;老三活泼;老四玲珑;我最小,也最单纯。

  她们都生长在城镇,而我的家在海边的山沟沟里。所以,她们都希望到我的老家玩几天。一路过去要翻好几座山,要走上一整天才能到达,能行吗?想不到她们异口同声地说:当然能行。看她们态度坚决,我便答应了。

 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,我们就像放飞的鸟儿,叽叽喳喳,甭提有多么开心了。可是没走多远,她们的脚起泡了,出血了。于是我犹豫了:“还走吗?”“当然。”她们回答得很干脆。

  过了大峡谷,前面是大海,视觉豁然开阔,从没有看到过海的她们,激动得又喊又跳。接着的路都是顺着海边走,偶尔还经过几个大沙滩,这可乐坏了她们,大家都光着脚,拎着鞋子在沙滩上嬉闹、打滚,忘记了疼痛、忘记了疲劳、忘记了时间……

  忽然,天暗了下来。抬头看天空,漫天乌云。紧接着“轰隆隆”的雷声和一道道闪电后,下起了倾盆大雨。我们开始冒雨前进。进入安峰村时,已是下午四点多了。安峰村是面向大海的一片平原洼地,也是我每次回家的必经之路,从村的这一头到另一头,当中要经过六条小溪流。每当下暴雨的时候,四面八方的山水汇集到这几条小溪上,整个村就会浸泡在洪水之中。遇到涨潮,溪水与海水合二为一,就成了一片汪洋泽国,根本分不清海面和陆地。所以,这里的村民,都把房子建在靠山的高地上,一下雨就躲在家里不敢出来。我家在过了此村的另一座山上,还很远,需要走一个小时左右。

  我们顺利地通过了第一、二、三条小溪,进入第四条溪,水流开始湍急了。“过了最后两条小溪就安全了,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。”我大声喊着鼓励她们,并迈动艰难的脚步开始闯关,姐妹们不敢懈怠,都快步跟了上来。眼看第五条溪刚过了一半,小溪的尽头有一股洪流呼啸而来。我转身拉紧身后老二的手大喊:“快,扔掉雨伞,手拉手,不许松手。”

  我们互相拉着手拧成了一股绳,往前一步步挪动着。可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。洪水越来越急,越来越猛,很快淹没了脚下的碇步,直漫过我们的膝盖。我们被洪水环绕着,雨点拍打着脸庞,双眼已看不清脚下的东西,一步都动弹不了了。这时,我听到两个小姐妹哭了。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,被吓坏了,心里没有一点底。我突然大喊“救命”。吓蒙了的同学们马上随着我一起大喊着。我们的声音和着雨声、洪水声断断续续的向远方扩散。

  雨还在下,前方迷茫一片,既看不到任何建筑物,也看不到人,我们的呼救声不断被狂风阻回,声音喊哑了,也绝望了……就在这紧要关头,三个天兵天将忽然出现在水面上,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。我心中一阵惊喜,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,已经被拉着拖着从洪水中带到了陆地。我们惊魂未定,湿淋淋的就像落水狗,跟着他们来到了一间低矮的草屋里。

  “老太婆,她们淋坏了,快带她们换衣服。”

  “来了。”随着应声,一位慈祥的婆婆和一个俊俏的小媳妇走到我们面前,把我们引到一昏暗的小房间里,然后抱出一大堆土布衣服,亲切地对我们说:“快换上,不然会感冒的。”我们也不管合不合身,好不好看,忙哆嗦着身子穿上。刚换好衣服,俏媳妇端来了热气腾腾的姜汤。喝了姜汤,顿时感觉身子热乎乎的,人也精神了许多。婆婆在土灶台前烧饭烧菜,小媳妇在灶下添柴火,三个男人蹲在一边。我们围在土灶边。原来,救我们的就是这三个男人——父子三人。父亲是位四十几岁的憨厚庄稼汉,两个小伙子忠厚腼腆。

  第二天天晴了,水退了,我们这才告别离去。

  许多年后,我们只要聚在一起,就会提及那次海边遇险的难忘经历,要不是那不知名姓的父子三人出手相救,也许我们五人如今已不在人世。

  其实,我们那个年代的年轻人就是这样,虽然贫穷、土气,却朝气蓬勃,有着顽强的生命力;虽然没见过什么世面,却天真浪漫,充实而又乐观;虽然随时可能遇到危险,但只要周边有人出现,就有着极大的希望化解危险,绝不可能有人见危不救,袖手旁观。每当想起这一些,我都没有理由不怀念那个时代,就如怀念传说中的天国花园。

 

 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| 网站地图 | 后台管理 | 网站申明 | 联系我们 | 加为收藏 |

版权所有:苍南县档案局 技术支持:网站三创网络
建议IE5.5 1024*768分辨率以上浏览网站  2005-2009版权所有


浙公网安备 33032702000123号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