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年挑矾道 一首《挑矾歌》
信息来源: 访问次数: 时间:2015-07-06



 
 

 

 
矾山福德湾的挑矾道
华岭,一条让人胆寒的陡峭山岭 林子周/摄

九堡宫

       林子周 陈剑秋/文 蒋久寿/摄

  有着600多年开采历史的矾矿,是世界矿山工业的“活化石”,有着深厚的历史人文沉淀。《挑矾歌》是挑矾工真实的历史写照,是一首咸酸苦涩的诗,更是不可再创造的矿山非物质文化遗产——

  今年是矾矿申请世界工业文化遗产的第四个年头,有着几百年历史的“挑矿古道”,其申遗作用同样十分重要。

  矾山至灵溪的公路是1957年4月通车的。在公路开通之前,矾矿生产的所有明矾,都是用人力挑运到赤溪、前岐、沿浦、藻溪这四个地方的矾馆之后,由矾商分别用船只运往上海、宁波、福州、泉州东南亚等各地销售。赤溪、前岐、沿浦、藻溪,分别在矾山的东、西、南、北四个方向,与矾山相距30至50华里不等。这样,就有了矾山(包括溪光)到上述各地的几条主要古道。

  矾山至赤溪挑矾古道

  赤溪镇在矾山东面,用人力挑到30多华里之外赤溪矾馆,由赤溪矾馆的矾商整合之后,从赤溪埠头下水外运。赤溪埠头虽不如鳌江繁荣,但用人力挑运的明矾路途与藻溪相比,近了约10多华里,而且路况比较好,大部分的山路,都是往下走。如果体力好,还可以带回一担比较便宜的海鲜出售,或者带回自己家里用。民国29年(1940年)3月,平阳县长张韶舞为了敲诈民血,下令明矾必须集中管理,规定明矾只能从赤溪一个地方下水,并从中抽取“矾捐”。这一时期,矾山至赤溪的挑矾道,成了重要的挑矾道。

  经过的地点:

  矾山老街—(3华里)—南堡宫—(2华里)—顶村宫—(2华里)—金斗垟宫—(2华里)—外山隔——(2华里)—凤阳半岭亭—(4华里)—凤阳宫—(4华里)—岭边—(2华里)—大贡亭—(6华里)—官岙—(3华里) —园潭—(4华里)—赤溪矾馆。

  这一时期,南宋溪光矾窑生产的明矾,却要经过一条又高又陡的鸡角岭。南宋溪光到鸡角岭脚就有8里路,肩挑百斤重担,要连续爬上10里山岭,难度可想而知。过了乒乓岭头,再过畲族聚居地柘头,向凤阳宫方向走,与矾山至赤溪挑矾古道重合。

  矾山至赤溪挑矾古道的特点是,宫庙和路亭较多。全程南堡宫、顶村宫、白岩宫、金斗垟宫、凤阳半岭亭、大贡亭等。这些宫庙和路亭,为挑矾人提供了很大的方便。遇到不好的天气,可以在里面避雨,还可以喝到免费的茶水。庙祝(寺庙中管香火的人)还会免费为挑工看管篰篓中的明矾,有的庙祝还略懂医道,精通乱痧等急症医术,并为挑矾工提供一些普通中的中草药。

  矾山至前岐挑矾古道

  矾山到福建前岐海尾矾馆,有二条路:一条是从石门隔一带出发,另一条是从半山窑出发。如果从石门隔一带出发,经过的地点:

  石门隔—(3华里)—上港—(3华里)——灯笼岗——(2华里)—枫树坪—(2华里)—硖岭隔—(3华里)—龟岭亭—(3华里)—南岭头—(2华里)—南岭脚—(3华里)—西宅宫桥— (3华里)—前岐街道—(2华里)—海尾矾馆。

  另一条是从半山窑出发的,经过轮功岭,再下吴家溪,经过西宅,与上边的路重合。

  这条挑矾古道,一直向西走,与藻溪相比,近了许多。与赤溪相比,相对平坦。进入福建境内,路亭比较多,有“五里一亭”的说法。

  南宋溪光村旧时也盛产明矾,产矾的时间历史悠久。挑矾古道经过的地点是:

  溪光至大宗垟心亭,再经埔坪老街,到苦岭脚马仙宫,过大岭头隔亭,过踣死马,到达龟岭亭。与上边的路重合。

  相传“苦岭脚”有一个好风水,是明代以前,有福建柘荣县袁佐丞前辈建造的墓。因为风水好,明朝初年,就出了这个辅助朱元璋的大人物。后来有人在他们墓前建起了马仙宫。有一天,袁佐丞觉得好几年没有到浙江扫墓了,就指派“部下将”先来探路。于是,马仙的部下,在最高的山岭上施了法术,用大雾罩住大山。袁佐丞的“部下将”骑的大马,在这个最陡峭的地方当场摔死,而将军却没有出事。这班人看看山岭这样陡峭,马也摔死了,就不再来扫墓了。从此,这个地方就叫做“踣死马”。

  过了“踣死马”,再越过一座山,就是龟岭头,龟岭头是浙闽两省的分界线,设有关隘。关陕附近,就是路亭。

  海尾矾馆有个妈祖宫,始建于清康熙之前,建筑面积1000平米,这是一个挑矾工很好的歇脚地。其中有许多善男信女,为挑矾山和码头工提供免费的茶水,甚至稀饭和咸菜一类。

  在物资匮乏的年代,由于前岐街道处福建边缘,政府管理的力度不是很大。而当地自产自销的海鲜品种类繁多,各种各样的鱼干非常鲜美,而因前岐街道充满着诱惑力。

  矾山至沿浦挑矾古道

  马站沿浦在矾山的南面,是马站的重要渔港之一。清末至民国年间,沿浦港非常繁荣,海上的各种贸易活动也在这里登场,这里还设有从海上运来的木材市场,旧材料市场。由于船只往来比较多,自然而然地也成为矾山明矾的运输集散地。

  矾山运往马站沿浦的明矾,主要是在矾山南面山顶的矾窑出产的。矾山明矾最兴盛时,有40多条矾窑,南面山顶的矾窑也不少。南面山顶的矾窑如果向马站沿浦港口挑运,就节省了施工力气。经过的地点是:

  坎门岭—(4华里)—岱岭—(3华里)—十八孔水库—(4华里)—积谷岭—(3华里)—蒲城—(2华里)—沿浦港口。

  如果矾山的从木鱼山窑出发,到沿浦港口也只有20华里左右。挑矾工将矾挑到沿浦港不但可以带回一些海鲜,力气大的人,还可以带回一些木料。因为矾山一带,过去由于矾烟长期的污染和烧矾窑需要大量的柴草,特别是制作家具方面的木材是非常紧缺的。

  这条路的景观是马站的积谷寺,相传为南宋的文科探花,一代名臣陈桷所建。积谷寺还有一株巨大的榕树,是纳凉歇脚的好场所。过了积谷寺,始建于明初的抗倭名城——蒲壮所城(简称蒲城)就在眼前了。挑矾工如果不带木材回家,总是喜欢到这座古城中去转一转。

  这条路的特点是路程近,除了积谷岭有一小段的上坡之外,全是下坡的路。下坡与上坡相比,力气要节省很多。

  南宋溪光一带出产的明矾,绝对不会挑运去沿浦港口,因为从这边出发,需要越过大岗山和鹤顶山二个山岭,路程又太远。

  “矾头势”不好时,矾山南面山顶的矾窑不生产时,这条挑矾道也不再挑矾了。与其它的挑矾道相比,挑运明矾的时间比较短。

  矾山至藻溪挑矾古道

  平阳鳌江是浙南重要的港口,也是全国商品主要集散地之一,全国的船只来往较多。虽然人力挑运的明矾路途远,挑工费用大,但船运费用相对比较少,因此矾山至藻溪挑矾道很重要,明矾从矾山挑至藻溪后,再从藻溪装船运往鳌江港。民国年间设有藻溪花桥矾馆和滩下矾馆。花桥矾馆近些,滩下矾馆远些。滩下矾馆地点在公婆石脚的东边,接近于现在该镇的鲤鱼山公园。花桥矾馆地点在现在的藻溪中学附近。两个矾馆都设在内河埠头边,便于明矾打包下水船运到鳌江口集合海运。

  矾山至藻溪挑矾古道经过的地点:

  矾山福德湾—(5华里)古楼下—(3华里)—尖家坑—(3华里)—乒乓岭—(4华里)—昌禅树脚—(1华里)—华楼内—(10华里)—双条溪— (3华里)—洞桥(老鼠路)—(2华里)—滴水岩—(2华里)—险口—(5华里)—吴家园—(3华里)—将军脚—(2华里)—潘庄—(2华里)—九堡—(3华里)—藻溪矾馆。

  如果以矾山福德湾矿区为中心,至藻溪全程大约50华里,这条挑矾道山高岭峻,特别是过了昌禅华楼内之后,山路崎岖,身挑百斤重担翻山越岭,艰苦卓绝。于是他们用汗水编出了一首《挑矾歌》。

  当然挑矾歌有许多版本,但到了“华楼内”(当地也叫做“汗流内”)以后,所吟唱的内容就都一样。

  “矾山挑矾心烦穿,半暝起身真困难。走到矾窑沯滚滚,装了矾来要一天。一担挑起百六七,仅赚一块三角钱。楮脚一楮古楼下,唱歌念曲尖家坑。风子哩哩乒乓岭,歇暝吃昼算昌禅。通身流汗是华岭,仙人挨米土人坑。老鼠造路洞桥险,目屎如珠滴水岩。十分落难是险口,无人搭救吴家园。私招女婿潘庄李,英雄好汉将军脚。九龙落水是九堡,经商买卖藻溪街。水上莲花万丈井,仰头观看公婆石。乡村地名说不了,藻溪矾馆会团圆。”

  《挑矾歌》,民间也叫做“挑矾诗”,是过去矾矿挑矾的人,在矾山至藻溪这条挑矾古道上,用自己的智慧创作出来的山歌,是苍南矿山矾矿劳动者用汗水和扁担奏出的交响乐,是数百年来保留下来的一首集体创作的歌。它与明矾一样晶莹剔透,并散射出劳动人民智慧的光芒。

  另一条挑矾古道,是从南宋溪光矾窑出发的。

  经过的地点:

  溪光—(3华里)—南宋青叙桥—(1华里)—南宋街道—(1华里)—大园—(1华里)—鸡鸣岭(亭)—(4华里)—半垟宫—(4华里)——柴林脚后背隔—(8华里)—双条溪。

  到了双条溪与前面矾山至藻溪挑矾古道重合。

  这条路的经过的特点是人文景观密集。过去以青叙桥为中心的景观有清乾隆年间欧阳吉的“五世”“百龄”牌坊、有清初所建的马仙宫、路下周古民宅(曾十八担书笼)、大园李古民宅、洋尾园欧阳古民宅和有千年树龄的“苍南樟王”。过了半洋宫,还有有名的半洋宫五间亭等。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| 网站地图 | 后台管理 | 网站申明 | 联系我们 | 加为收藏 |

版权所有:苍南县档案局 技术支持:网站三创网络
建议IE5.5 1024*768分辨率以上浏览网站  2005-2009版权所有


浙公网安备 33032702000123号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