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十二娘
信息来源: 访问次数: 时间:2007-06-30



  

 

    龙沙乡蔡家山,有一座蔡十二仙姑庙。

    明朝末年,这里有个财主,姓蔡,周围土地是他的,一草一木是他的,老百姓都是他的佃户,连山都姓了“蔡”。邻村的人称他为“蔡百万”。

    蔡百万肚圆像个蜘蛛,肚里全是阴谋诡计:在家门口摆个石臼,旁边放着几箩谷。有谁经过这大路,就要先替他把一箩谷捣成自米,才肯放行。没人敢在牙缝呲个“不”字。

    那日,卖碗客陈仓经过。太阳当顶,肚饿了,就歇下担,掏出饭包,坐在蔡家门前青石阶上吃着,门“呀”的开了,探出个油头粉脸,嗤的一笑,陈仓没好气的问:“笑什么?”女人说:“笑你吃得荒燥I,恁个红糙米饭,连我家大毛狗也不嗅呢。”陈仓怒了,说:“我不信你家的狗也恁高贵。”

    蔡百万听了女人学舌,用糯米饭拌猪油喂饱大毛狗,打开门,指着陈仓喊:“挑脚的,停住!你不信,就要你信。”抓起陈仓饭包向地上一掼,红米饭洒开,大毛狗过来嗅了几下,就摇尾走开。蔡百万哈哈大笑,陈仓肺都气炸了,忍气挑起担子要走。蔡百万嘴一呶,家丁们就揪住陈仓,要他舂完三箩谷赔罪,陈仓叹口气,只得放下担子舂谷。直到太阳落山,才舂出三臼白米。挑起担,一步步走下青石阶,忽然听得路边大樟树上鸟叫:“陈仓——反,陈仓——反!”陈仓停脚,仰头望了一阵,问:“可以反吗?”鸟儿又叫:“陈仓  反!”

    陈仓就捧起一叠碗,祷告说:“皇天有眼,我陈仓若出得这口冤气.宰了姓蔡的一‘这瓷碗就掷地三遍不破。”说罢,举碗掷地三次,都没有伤损。他大喜,挑起担子,兴冲冲大步走。沿路遇到熟人,就讲:“老天要我们联合灭了蔡百万,土地大家分。”

    正在耕田的农民不信,指着铁耙对他说:“如果你讲话算数,就叫它自个走吧。”陈仓无奈,满头大汗地喊:“铁耙铁耙,助我成事,呒脚自爬。”那铁耙真个慢馒移动。周围看的人大喊一声,有的拿扁担,有的举锄头,跟着陈仓奔向土笼坑集合。

    风声传到蔡百万耳边,他抖了一下,冷笑一声,命令家丁加固土城。他想:村中有佃户,仓里有粮食,库中有兵器,怕啥!起义军围攻五日五夜,仍旧原封未动。

    陈仓正在焦急,忽然哨兵来报.有个姑娘求见。她自讲是蔡百万的婢女,偷从土城逃出。她告诉陈仓:蔡百万手下多,但多半是被逼的,肯出死力的只有他那队亲丁,正由蔡百万领着守东门。如果义军继续在东门虚张声势,暗中抽出主力攻南门.向守兵喊话,就会投的投,逃的逃。陈仓一听对劲,就照她的话办。果然南门被打开,义军一拥而入,捉住蔡百万宰了,捉住狗腿子也宰了。

    这时陈仓想起那婢女,找勿着,有人说,她当时留在义军中一道攻城喊话,城破时,她进入蔡百万厨房,想放火策应,被蔡家一个家奴识破,从背后一菜刀,砍死了。陈仓就下令,在南门为她建了一座庙,叫蔡十二仙姑庙。她当时讲,自己没有名字,妈生她是在十二那日,所以就叫蔡十二。

    注:①荒燥:迫不及待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| 网站地图 | 后台管理 | 网站申明 | 联系我们 | 加为收藏 |

版权所有:苍南县档案局 技术支持:网站三创网络
建议IE5.5 1024*768分辨率以上浏览网站  2005-2009版权所有


浙公网安备 33032702000123号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